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譯什麼書?

2018425

譯者拖稿大概是出版業者頗常遇到的問題(至少應該不罕見吧),譯者提早交稿以致出版社「被迫」提早出版則足以使許多人嘖嘖稱奇。日前八旗文化總編輯富察便提到一個例子

//汪浩兄,聽說您的大作《冷戰中的兩面派》林添貴二個月就翻譯完了?我一點也不會覺得驚奇哦。
因為《歷史的反叛》這本書,林添貴在從台北飛往美國的飛機上讀完英文大概,然後一週一章,準時進稿到我的郵箱。最後,我只好提前出版啦//

林添貴先生據稱是台灣少數的「全職業餘譯者」,近年相當多產,出版了許多政治時事類譯作。八旗文化為了向他致敬,427日將辦一場「半個世紀,百部譯作:林添貴經驗分享會」。

台灣出版業近年處境艱難,像林先生如此熱情投入報酬不高的書籍翻譯工作,只要能維持不錯的翻譯品質,是很難能可貴的。

中央通訊社的朱建陵先生曾問林添貴:「你譯的書是不是經過挑選?」他答道:「是啊!當然!」由此看來,林先生翻譯的書,應該都是他想譯的。這一點可能會令不少職業譯者羡慕不已,因為很多譯者無法只譯自己想譯的書,資淺或事業基礎不夠穩固的譯者尤其如此。例如譯者為了開拓客源,通常不會拒絕新合作對象委託的第一本書,即使他其實不是很想譯。

許多職業譯者沒有條件挑書,但也有些譯者不怎麼挑書(「佛系」譯者不挑書、不強求,緣份到了自然就簽下要譯的書),而這當然有可貴之處,因為總有一些書是很多同業不想接或沒能力接的;但當然,譯者必須夠本事才可以不挑書。

我想多數譯者都希望自己有條件可以挑書譯,畢竟人人都有個人偏好,差別只在於好惡的強烈程度。有些書內容不難,譯起來沒有什麼技術困難,但如果譯者非常厭惡書的內容,譯起來可能非常難受。一本書動輒要譯兩三個月,與自己強烈反感的書朝夕相對這麼久,那可一點都不好玩。

 
周克希

中國文學譯者周克希先生日前在上海開了一場分享會,談到他從事翻譯的緣由:「我之所以想從事文學翻譯,就是因為我總要翻譯一些我覺得值的東西。大家都說它翻譯難、沒法看,如果我能把它翻譯得『能夠看』,我覺得我就值了。」

他還說,譯者要有所不為才能有所為:「一個決心以翻譯為主要生活內容的人,他的時間、精力終究是有限的,他必須跌打滾爬,全身心地投入一本又一本書的譯事中去,必須放棄一些娛樂、愛好,甚至掙錢、獲獎的機會。他的譯作,不僅是給同時代的人,而且是準備給稍後一些時候的人看的。」

如果要譯一些有長久價值的東西,文學傑作確實是很好的選擇。當然,文學翻譯也是特別困難的工作。強如周克希先生,碰上《追憶似水年華》,也有「人生太短,普魯斯特太長」之嘆。他在翻譯出版《追憶似水年華》第一、二、五卷之後,約兩年前決定放棄翻譯餘下四卷

//普魯斯特難在哪裡呢?周克希說,不是詞彙,不是句子長,但每天都會碰到難題,主要是他的思想性,不知道他到底要說什麼
「如果是在年輕的時候,我可以挺過去,現在就有點想偷懶。因為這個原因,我就停下來了。」//

Quality Work

香港著名舞台劇演員蘇玉華日前受訪,說了一句觸動我的話

//過去二十多年,蘇玉華游走於電視和舞台,近年拍劇貴精不貴多,剛播完的《平安谷》是無綫少有質素之作,也是暫別之作。「隨着年紀增長,我愈來愈不能承受沒有quality的工作了。//

今年9月,我當自由譯者就滿十年了。十年間,我從青年譯者變成中年大叔,愈來愈不能承受自己不喜歡的case,但因為謀生壓力尚大,當然仍然必須妥協。

以前偶爾要向新合作對象說明自己的接案偏好,我大致是這麼寫:

//我的專長是財經。在財經類內容中,我比較喜歡總體經濟政治經濟方面的題材,比較不喜歡行銷、管理、理財類內容。大致而言,我喜歡批判性較強的書。

財經領域以外的書,只要自覺勝任和內容有意思,我很樂意接譯,例如我之前便譯了社會學著作《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

近一兩年譯書較深刻的一個感受,是如果我實在不喜歡書的內容,即使翻譯技術難度不高,我也會譯得很辛苦,而且工作效率很可能還不如我翻譯一些技術難度高得多的書。既然如此,我想我以後接書會更審慎,畢竟譯書的報酬已經不是很好,何必還要勉強自己去譯厭惡的書呢?

3 則留言:

  1. 其實在商切忌模稜兩可,你若寫「比較不喜歡行銷、管理、理財類內容」,目的是什麼呢?是暗示不想接此類題材 - don't even bother to ask? 那最好直接清楚表達訊息。如今不置可否,是堅拒還是冷迎? 因為如果有出版商真來問,那大家心裏就沒點互度心思之曖昧?「他勉強接了,我是強人所厭?」,「他明知我不喜歡,是真憨聽不出我言外之意?」

    如以上例子,受雇職場上同事會直接當面問 “So what exactly are you saying?" 「厭惡」是非想強烈感覺之字眼,不過公平來說,這有可能只是對這形容詞之不同理解,因為我在職亦有拒絕過某些項目(“I'm not going to touch that with a ten-foot pole"),但通常原因比較複雜,不涉厭惡(工作本質),但涉戇居(指項目本身之目的) 或人事地雷。 My point is:如果你(= anyone)是受雇而厭惡某種職責,你有可能入錯行,趁早回頭去另覓心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難講得很明確。是否接一本書,還是要具體看該書的情況。「比較不喜歡」就是字面那意思,不排除那些類型的書也有我喜歡的。

      刪除
    2. 我估你是想說「如果我看過了書原本最終拒絕不譯,你書商應該有心理準備,不必驚訝,更無需不快,因為我已事先聲明,某類書不為我喜」。你當然非常明白你指的是什麼,但這是商業溝通,你要考慮别人如何理解。書商不會知你所指「內容有意思」的定義,那你前後段就有點互相矛盾了。That's just my two cents.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