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無解的洪蘭翻譯品質問題

2015年9月25日

洪蘭的翻譯品質問題由來已久。其譯作《快思慢想》201210月出版後大暢銷,但2013年因為被指翻譯品質低劣而引發罕見的大爭議,本來是解決問題的一個契機,可惜相關人士錯過了機會,我們因此必須繼續面對洪女士「無私貢獻」的譯作,包括今天出版的《暴力犯罪的大腦檔案》。

洪蘭堅持譯書,令我想到一句話:以為自己擇善固執的人,可能只是冥頑不靈。台灣社會相當有趣,一些看似簡單的問題就是久久無法解決。我無法深入剖析社會問題,但洪蘭翻譯問題還可以整理出一個類似「懶人包」的東西,供有興趣者參考。

1. 洪蘭的翻譯品質真的很差嗎?畢竟她已經譯了超過50本書,累積字數超過一千萬,當中還有像《快思慢想》這樣的重要著作,而且許多譯作賣得很好。你們批評她的翻譯品質,只是人云亦云吧?有人認真對照過原文和譯文嗎?

答:洪蘭的翻譯品質確實很差。一名譯者的翻譯品質如果像洪蘭那樣,根本不可能通過出版社的試譯──這是假定把關者夠水準;不幸的是,出版社負責決定找誰翻譯的人,有時根本沒有能力判斷翻譯之好壞。

有朋友這麼概括洪蘭的翻譯問題:不求甚解(讀不懂英文),強做解人(用解釋代替翻譯),得過且過(看不懂或難譯的就跳過)。我覺得這說法很好。當中「強做解人」這一點,可能令人聯想到翻譯「說明體」(用自己的話把作者的意思明白說出來)。說明體並非一無是處,適當運用有助讀者理解原著,但洪蘭的問題不在於說明體是否應用得當,而是在於她對原文的理解往往有誤、喜歡在譯文中加插她自己的話,而且遇到不想譯的原文便跳過不譯,結果便出現錯漏百出、夾譯夾議的「洪蘭體」。洪蘭今天出版的最新譯作《暴力犯罪的大腦檔案》,光是試閱內容第一段,便充分展現了洪蘭體的問題:不過是幾句不算複雜的話,便出現三處誤解原文的錯譯和三處漏譯。這樣的表現,怎能使人對她的翻譯有信心?

洪蘭的翻譯品質,至少自2000年起便一直有人批評,中文維基百科有相當翔實的記錄,非常值得參考。

要評斷一名譯者的翻譯品質,確實必須認真對照原著和譯作。譯評人必須有足夠能力看出譯作的問題,寫譯評費時費力又沒有實質報酬,而且公開批評著名學者的譯作需要不小的勇氣(會得罪不少人,包括出版界和學術界的一些有力人士),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洪蘭的翻譯品質那麼差,但歷年來願意公開具名批評的人不多。但無可否認的是,確實有一些有心人費了不少力氣,提出足以說明問題的具體批評,當中譯人譯事(G+)上的兩份洪蘭譯作勘誤(洪蘭譯《語言本能》中文非正式勘誤表從洪蘭的誤譯學英文)堪稱代表作。認真看過這兩份資料的人,很難否認洪蘭根本沒有能力譯好那兩本書。

因為翻譯品質實在太差,不少人懷疑那些譯作不是洪蘭自己譯的;他們懷疑洪蘭像台灣學術界一些教授,把翻譯工作分給學生做,然後自己冠名出版。但是,至今沒有人能提出證據證明洪蘭這麼做。洪教授的譯稿據說是手寫的,而且洪蘭體「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那些譯作應該確實是她譯的。

20159月,知名部落客Wenson在其文章中提到,他很喜歡Andrew Solomon的著作Far From the Tree,向出版社推薦出版中譯本,被問是否願意接譯;他說他難有時間譯這本又厚又硬的書,可是又真的很喜歡這本書,而且也擔心它會「被洪蘭染指」,這句話譯界中人看了難免會笑出來。

20158月,臉書上有「一句話惹毛心理系大賽」,有網友留言「譯者:洪蘭」,獲得近六千四百個讚。這是洪蘭的翻譯問題難得帶給網友歡樂的另一件事。

2. 你把洪蘭的翻譯說得那麼差,可是人家的譯作還是一本接一本地出啊。你如何解釋出版社願意持續找她翻譯重要著作?

答:王乾任日前發表的文章〈為什麼洪蘭能繼續出版翻譯書?〉,對此有不錯的解釋:因為洪蘭的譯作能賣。儘管批評不斷,台灣仍然有不少讀者願意花錢買她的譯作。

你或許會問:「你不是說以洪蘭的翻譯能力,她根本不可能通過出版社的試譯嗎?那麼她為什麼能開始譯書呢?」答案很簡單,看完〈無聊筆記:王榮文與洪蘭〉你便會明白。洪蘭開始做翻譯,遠流出版社老闆王榮文有「開啟之功」。王榮文與曾志朗和洪蘭夫婦有「一輩子的情誼」,你認為洪蘭需要通過出版社的試譯嗎?王榮文說:「我欽佩她願意為像我一樣英文能力不足、科學常識不夠的國民付出額外的勞動,在她熟悉的科學領域無私地貢獻了將近一千萬字的譯稿。」問題來了,王先生既然英文能力不足,他如何判斷洪蘭有足夠的能力譯好那些著作?你以為著名學者就能譯好相關領域的著作嗎?你不知道翻譯是一種專門技術,優秀的學者不一定是好譯者嗎?(洪蘭是不是優秀的學者是另一個問題,本文無意評斷。)

王榮文那篇〈洪蘭教授的翻譯人生〉發表於中時網站上,有許多讀者留下有理有節的精彩評論,可惜這些批評就像狗吠火車,對王先生與洪教授好像完全不起作用,所以洪教授才能繼續她的翻譯人生,為英文不好的廣大台灣讀者付出額外的勞動,繼續無私地貢獻重要著作的中譯版。

3. 波卡事件主角、網路世界「大神」級人物戴季全寫過一篇文章〈革了翻譯產業的命吧〉,「一字一字深刻地說:洪蘭的錯,錯不在洪蘭」。他似乎認為翻譯業產值很低,譯者領不到好報酬,譯作品質低劣因此是一種產業結構問題,不能怪洪蘭。你怎麼看?

答:戴季全以為自己看到深刻的產業結構問題,可惜他那篇文章展現出來的判斷力,大概就像他在波卡事件中的表現那樣,只是自作聰明。

洪蘭劣譯的問題有它特殊的地方,但我們實在不必扯那麼遠,只需要思考以下問題:洪蘭翻譯的那些書,出版社拿支付洪蘭的稿費,在台灣能找到勝任的譯者,譯出意思準確、文字流暢,基本上不需要怎麼修改的中文嗎?我認為絕對可以。既然如此,為什麼要故作深刻,扯那麼多廢話呢

台灣書籍譯者的稿酬確實不高,英譯中多數人領每個中文字0.6-0.8台幣(洪蘭的稿酬應該顯著高一些)。如果只是譯書,譯者的收入不會很好。但以台灣目前普遍低薪的情況而言,譯者只要案源不斷,收入在台灣已經算是中上水準。筆譯確實無法賺大錢(《魔戒》譯者是少數例外),收入完全無法與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或總經理相比,也無法與網路世界大神級人物相比,但有職業操守的譯者絕對不會因為報酬不高就敷衍工作、馬虎翻譯,否則便成了譯界的敗類。

4. 洪蘭劣譯關你什麼事?你為什麼要跟她過不去?有資深譯者說:「挑別人的錯不能讓譯技進步,發現別人的妙譯,理解妙譯的製造過程,才能增加自己的實力。」也有資淺譯者說:「洪蘭女士的譯本或許真的很糟,但真的一字一句都那麼爛嗎?裡面有沒有譯者可以學習的巧思妙譯呢?」你為什麼那麼愛批評別人的翻譯,不能多欣賞別人的妙譯嗎?

答:我實在氣不過:洪蘭翻譯不少重要著作,出版這種重要著作的爛中譯,影響很惡劣,實在是太欺負讀者了。20137月,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王偉雄經對照原文和翻譯,認為讀者對《語言本能》及《快思慢想》的指控屬實。他說:「(這兩本譯作)對不起付錢買書、花時間看書的讀者,也是侮辱了原作者……這兩本都是令人眼界大開的難得佳作,假如出版社買了 exclusive translation rights(獨家翻譯版權),可能幾十年內都不容許有第二個中譯本,那些英文閱讀能力夠不上讀原著的讀者,便只有望書興歎了。」

洪蘭翻譯《快思慢想》一書,因為翻譯品質低劣而引起極大的爭議,如果她能放過沒有條件看原著的中文讀者,高抬貴手,不再譯書,爭議應該可以告一段落。可惜她和遠流出版社顯然無意放過這些中文讀者。因此,我們即使是狗吠火車,也不能不發出抗議之聲。所以不是批評者要跟洪蘭過不去,而是洪蘭跟大家過不去。

有些譯者或許認為做好自己的翻譯,對得起作者和讀者,獨善其身就好。可惜「沒有人是孤島」:身在譯書這個行業,同樣沒有譯者是孤島。翻譯作品因為翻譯品質低劣而成為新聞事件,而且問題譯作繼續面世,整個譯界都將受害。低劣的譯作多到某個程度,願意購買和閱讀譯作的消費者將顯著減少。暴露翻譯品質問題,不是要害翻譯業,而是希望業界能正視問題,力求進步。為了指出問題,挑別人的錯有時是必要的,這當然不是為了精進自己的譯技。洪蘭的譯作問題那麼多,你還希望從中找出「可以學習的巧思妙譯」,你是要跟自己過不去嗎?

翻譯重要的外文著作,對促進社會進步十分重要,但翻譯品質不能得過且過,否則出版譯作可能適得其反。台灣不是沒有優秀的譯者,台灣人以至其他地方的中文讀者值得擁有可靠可讀的中譯本。

37 則留言:

  1. 洪蘭的翻譯是不是那麼差,如果你懂英文就不可能問出這種問題...斬釘截鐵說,是,就是這麼差

    回覆刪除
  2. 一本本好書被人毀了,而且因為版權問題其他人不能翻譯,看的人浪費錢與時間又吸收不到知識,難道不該譴責嗎?何況洪蘭的"妙譯"的確很少(以奇妙想像力天馬行空亂編的不算的話)

    回覆刪除
  3. 一個口說“講理就好”的人
    卻讓人覺得言行不一致

    又可以佔有那麼多的媒體優勢

    難得有人敢公開批判她
    給作者一萬個讚!!

    回覆刪除
  4. 她的翻譯確實不怎麼樣。不過從出版社的角度來看,如果名字不是洪蘭,是不是還能賣到 20 萬本?似乎這才是 "深刻產業結構" 問題... :P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著是本好書
      還是
      因為洪蘭之名所以會大賣

      想也知道

      只要洪蘭快出書
      兩三個月就開始在天下遠見...
      放出她過去或是新的教育教養文章
      聰明人都知道
      又來了

      刪除
    2. "深刻產業結構"

      還有另一塊
      公家機關的大小辦公室
      現在還是中時旺報與聯合報的忠誠訂戶

      洪蘭一出書
      公家機關的大小辦公室
      所有圖書館


      刪除
  5. 蘭粉奇文一篇: http://linkeika.blogspot.tw/2015/09/blog-post_22.html

    大家在說翻譯問題,她以洪蘭的教育貢獻回應。彷彿律師替殺人犯辯護,誇說當事人遵守交通規則一般,邏輯混亂,一路和稀泥到底。最可笑者,她說:「作為一個譯者,深深覺得如果能提出一整本新版譯作再來質疑,才是令人敬佩的指正。其他的,只配稱酸民。」置王道還、潘震澤及許先生等人於何地?悲哀的是,此君還是翻譯界中人,竟盲目至此!拜洪蘭似乎已經成為某種新興宗教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分享,確實很可笑。這種人在台灣還真不少。

      刪除
  6. 同為譯界一員,閣下已經把我要講的全部講完了,只有全力一推~

    回覆刪除
  7. 也許2013年那次爭議還是不夠大 至少很多讀者還是不知道洪蘭的翻譯有問題 不然書店和二手書店不會持續把這本書放在重要的展示位置

    回覆刪除
  8. 太好了 終於有人講真話了

    回覆刪除
  9. 真的真的很期待那一天,洪蘭能不再遺害人間。

    回覆刪除
  10. 洪蘭現身說法了。真是無恥至極!

    https://www.ptt.cc/bbs/book/M.1445340031.A.672.html

    回覆刪除
  11. 所有讀者自有評論;有所幫助就是一本好書,沒幫助就是一個參考。
    書能繼續大賣,表示認周、受幫助者佔多數。大大們的評論重點及真正目的又是什麼?令人費解?想想洪蘭老師對社會的正面影響力,我就支持、感謝她~~

    回覆刪除
  12. 譯者有沒有誤譯、漏譯,自己編譯出原文沒有的內容。
    這是「翻譯評論」,
    跟「正能量」、「磁場」、「正面影響力」沒關係。
    希特勒的《我的奮鬥》一書,對不少人也是「很有幫助」、「充滿了正能量」。

    回覆刪除
  13. 洪蘭對社會有正面影響力?
    有道是瑕不掩瑜,
    卻有鄉愿者硬要說瑜可掩瑕。

    姑且不論其夸夸其談的一些跟儒家醬缸相去不遠的言論,
    教育及學術研究是數以百年的大計,
    錯譯扭曲原著室等同於摧毀科學與誤人子弟的,
    真得很不想講的那麼難聽,
    又是一個高級天龍人罷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錯譯扭曲原著是等同於摧毀科學與誤人子弟的]
      最好指出是哪一本哪一頁或哪一章...
      才有說服力啊,批評要有本啊!

      刪除
  14.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洪蘭可謂道不傳,授塗說,惑芸芸矣。所謂知錯能改,若洪一句:[翻譯倉促不免疏漏,敬請讀者見諒,並不吝指正。]則眾生雖不滿但尚可接受。無奈洪趾高氣昂,輕蔑讀者,處處顯露[看得懂是教授老娘不睡覺用心翻譯;看不懂是讀者你沒水準鄉巴佬。]總括,過之根本不在語文能力,在其態度高傲輕佻。韓愈師說裡的師是什麼樣子?孔老夫子是什麼樣子?很明顯都不是洪蘭這個樣子!

    回覆刪除
  15. 快思慢想是天下文化出版的哦,不是遠流。

    回覆刪除
  16. 覺得翻譯的不好或翻錯的人 是否可以將不對之處一一指出來 或是自己來翻譯?
    讓有興趣的人 讀到正確的譯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光是這篇文章裡,就有三個連結,導向具體指出誤譯的資料,網路上還有許多其他具體指出錯處的資料,你為什麼不看就來質疑批評者呢?

      此外,洪蘭譯的那些書,都是有版權的,不是你想譯就可以譯的,你為什麼連這點常識都沒有就來質疑批評者呢?

      刪除
    2. 沒有人質疑批評者,只是單純問出處而已。何必這麼敏感? 你是神嗎一定是對的嗎?

      刪除
  17. 關於翻譯:
    譯者要友一些雜學基礎:
    https://www.douban.com/note/559403146/

    回覆刪除
  18. 望書興嘆!四字道出我的心情,英文能力不足看原文,但又渴望拜讀大師之作,只好繼續嘆下去。

    回覆刪除
  19. 我是一名國小老師,以前因兼任行政想要邀請洪蘭演講,但後來得知必須要派車到台北接她,當下覺得這個人好大牌,與她學者形象差很大,後來就再也不考慮邀請她了,因為國內有太多適合的專家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通常不是代訂高鐵或其他車票就好了?

      刪除
    2. 我不喜他的翻譯,但兩件事應該分開來說,你的說法很不厚道,答應你/貴單位不是義務。他可能並不缺你的邀請費,卻要增加舟車勞頓和可以做其他事的時間。邀請不到落井下石,你跟老師的形象也很搭不上。

      刪除
  20. 我不是因為洪蘭的名聲才買她的譯書,而是覺得那本普科怎麼那麼好看,久而久之,發現共同的譯者是洪蘭。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她譯的書或許很「好看」,但有許多內容已經背離原意了!

      刪除
  21. 洪蘭翻譯的很多都是好書,有很多該領域的正能量。
    但是偏偏在重要觀念有時候(不多不多啦!)會類似出現「奇經八脈,中有內息,聚之丹田,會於膻中」的譯文(而吸星大法原文是「丹田內息,散於四肢,膻中之氣,分注八脈」)
    如果認真照著練功,瞬間正能量就變......
    所以略懂略懂的都很XX , 不干我事的看了都很歡樂

    回覆刪除
  22. 幸好我的書是借的,而且中英文都不好,但他居然會說把葡萄糖從肌肉裡抽出來用,這已經不是語言問題了

    回覆刪除
  23. 我身處海外沒有看過她的譯作,但翻譯最大的原則就是 "信, 達, 雅", 洪蘭教授的翻譯若能守住其中之一就算免強過關. 當然若是無一達成那就是對不起買書的人了. 我想可能是她翻得太快了所以犯下一些錯誤, 但是如果不是太過也是可諒解的.

    回覆刪除
  24. 所以非買不可的話,先搜尋網路上有沒有勘誤表,買回來自己用立可白對照修改完,再重頭看...(譯界說不定可出一本譯文勘誤專書,把賣得最好的幾本書出個勘誤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