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

第一本譯作

2014年11月16日

20088月中離開工作了近八年的通訊社,成為自由譯者後,由於原先的一些工作計劃落空,有約半年時間,我只能接某localization公司和翻譯社的零星工作,心裡惶惶之餘,空閒時間多到可以每天看紐約時報多篇專欄文章(後來工作忙起來就沒辦法了)。

好在前同事將我介紹給財信出版社(要感謝JenniferAndrea),我得以接下第一本書--辜朝明由日文原著譯成英文的The Holy Grail of Macroeconomics: Lessons from Japan's Great Recession。此書繁體中文版2009525日出版,書名為《總體經濟的聖杯:資產負債表衰退啟示錄》。

這本書無論是英文還是中文版,都稱不上受重視。但我個人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後,多年來翻譯不少總經與金融投資相關書籍和文章(包括資產管理公司的投資通訊),深感辜朝明的「資產負債表衰退」理論提供了主流評論以至業界人士(連Bill Gross也不例外)忽略的一些關鍵,特別是針對貨幣政策的看法。其中針對量化寬鬆(QE)措施,辜朝明一再強調的重點,就是如果資金需求不振,沒有人借錢消費或投資,再大規模的量化寬鬆措施也無法提振經濟(也不會刺激通貨膨脹),只會令銀行體系資金更加浮濫而已。道理很簡單:錢要有人拿去用,才能產生經濟作用。

對多數人來說,量化寬鬆是很技術性的東西,但辜朝明在《總體經濟的聖杯》中的解釋相當清楚易懂,具體可參考〈書摘 - 量化寬鬆(QE)是怎麼一回事?〉。而辜朝明長期擔任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對日本1990年起綿延十多年的經濟衰退有切身體會,因此此書對這場大衰退的分析也極有份量。

第一次譯書就能接到一本有意思、有份量的著作,我覺得自己頗幸運。要感謝當時財信出版社總編輯楊森先生願意將這本書交給一個沒譯過書的人。此後我替財信陸續譯了十多本書,合作愉快。財信總是在交稿後很快便一次支付全書譯費,這一點更是難得。可惜財信現在已幾乎停止出版了,我也只能致力開拓其他客源。


相關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